所有食物都是治愈系

2018-5-15 7:59:00  来源:黄石日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黄石日报)
  ○陈凯雯

  “粥咕噜咕噜地翻滚着,老约翰慢腾腾地拿起一只缸子盛了半盏玉米粥……”如果一篇文章这样写起,我会非常乐意读下去。花椰菜,紫色甘蓝,嫩豌豆,菠菜汁做的面条,燕麦粥,迷迭香,孜然,撒了一层白面粉的杂粮面包,被勤劳主妇擦得铮亮的平底煎锅,用了很多年有点泛黑的铝勺子……我的眼睛对这样的句子没有抵抗力。这些字眼是有声色气味的,它们活色生香。
  我喜欢阅读小说里的写食物,却不太喜欢读写食物的散文,因为小说的写食物是与人,与故事,与过日子骨肉相连的。散文却常常将食物分解得支离破碎,尤其是那种卖弄知识的写法,会将一只酱萝卜上溯五千年文明历史,下至一碗萝卜酱引发的亲情爱情讲个遍,最后多半还要百度一下《本草纲目》,科普完该萝卜能够生津解渴、消食化痰的药用价值才算结束。经过这么一捯饬,那个倒霉的食物已经像是浸泡在福尔马林瓶子里的标本,除了教学作用,激发不起一丁点食欲。
  看写食物比直接朵颐更过瘾,既有色彩视觉的冲击,又有脑子里对它们无限浪漫的抒情联想加载,会经常产生错觉,以为自己很愿意天天站在锅台前操持一日三餐。好几次在旅居的城市,路过菜场,看见小贩码得整整齐齐的各种蔬菜,水盆里摆尾巴、弄得水花四溅的河鲜,舌尖会下意识分泌出甜丝丝的唾液。眼馋,手痒,想要操起一把厨刀,刀脊要窄窄的,刃雪亮锋利,只有这样的刀才不致辱没了好食材,可以在案板上咔嚓咔嚓,清脆利落地切开一棵卷心菜。才能像英雄品鉴宝刀,酿酒师品鉴美酒一样,细细品味材料的丰富质感。将手浸没在不锈钢洗菜槽清凉的水里,哗啦哗啦地洗涮,绿色,白色,红色,紫色……一池色彩鲜明,棵棵精神抖擞的植物在掌心里游动,那幅画面那种感觉,好极了。
  坐拥丰盛食物的人,常常会满怀幸福感。这种甜丝丝、懒洋洋,浑身舒坦,满足,放心的感觉像丰收后的老农坐在田埂上,美滋滋地抽着旱烟,瞅着满仓沉甸甸金灿灿的果实。那些传说的战乱啊,洪水啊,灾荒啊,骗子们强盗们不孝子们,都见他的鬼去吧!有了眼前这些宝贝,老农顿时有了钢精铁甲般的底气,世界这么大,日子这么长,不好好活着,这么多好东西怎么吃得完?
  朋友圈里每天都有人在更新各种充满真理气质的鸡汤,只有一句我是默默点赞的:“一个人住的时候,冰箱要大。”这句话我理解作者其实是想告诉孤单的孩子,一个人住的时候,冰箱里要备有充足的食物。想想看,一个挤了几个小时地铁,辗转了几个人才招聘市场或者补习班的年轻人。夜色低垂,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出租屋,打开冰箱——如果他(她)的住所放得下一台冰箱的话。里面有泡面,还有过年时从家乡带来没吃完的自制腊肠、腊肉、笋干,含着眼泪边煮边吃一碗充满乡情加亲情的泡面,无助感一定会打对折。
  因为食物都是治愈系的,我对此深信不疑。古龙说:“一个人如果走投无路,心一窄想寻短见,就放他去菜市场,他会重新激发生命的热情。”很简单,菜市场上的食物是最有生命力的食物,带着刚从土地里拔出来,刚从枝叶上切割下来,摘取下来的野性。菜市场上那种鸡飞狗跳,叫卖嘈杂,不必强迫人醍醐灌顶,忽然顿悟出生活是多么美好,生命是多么该当留恋,而是促使你想起安泰之母,原始土地给予的力量。农村的小土狗打架撕咬得遍体鳞伤,会低低哀鸣着逃到泥地上去,打滚,吃草,嚼得狗嘴满嘴绿色汁液,你以为它挺不过去了,结果过不了两天,你又看见它生猛活泼地在面前撒欢了,这就是土地的力量。而所有的食物,都是土地最亲近的东西,你怎么能不相信它的魔力?
  受伤了,累了,找一只结实的粗陶罐子,到菜场买一根上好的肉骨头,玉米、枸杞、鸭脚、豆腐,把你能够想到的,想吃的所有食材扔进去,盖上盖坐在炉火上恶狠狠地煮,不需要任何技巧,只需要火候。对,就是一点火候,汤沸了,肉香了,你的心结可能还没有化开,但是没关系,这时候我保证你没有什么关卡冲不过去。
  因为,一个如此沮丧,还能如此热情地为自己煲一碗汤的家伙,绝对是强大的。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茉莉花开》)

分享到: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2017博彩白菜网址大全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2017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委宣传部 2017博彩白菜网址大全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

2017免费博彩白菜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