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之诗

2018-7-6 7:53:00  来源:东楚晚报   我有话说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东楚晚报)

  ■ 艾芸

  夜幕降临,一家人驱车夜游。

  我看见夜幕一点点盖住沿途的嘈杂、拥挤和喧嚣,也盖住了我的疲累和日间悄悄掩饰着的无奈、无聊……待到夜色远离了城市的各种灯盏黑成一片的时候,我感觉面前的空间逐渐宽阔起来。在这样的宽阔里,我的整个身体无比松弛地塌陷进皮质柔软的靠垫。一开始并不敏锐,只是放松下来,放松在由黑暗带来的宽阔里。这种宽阔确切地说是虚空的,无思无想。尽管那辆旧车的引擎轰鸣不已,也许还有刷过车窗的不小的风声,这一切似乎只徒增了一点空旷,一点彻底放松下来的空旷。

  我需要这样的舒展?或者说,我总算逮着了一次不讲任何条件的舒展机会?!那么,在此之前,我忙了些什么?是什么将我捆缚致我疲累?

  这些并不是我当时所想。我那时的放松近似于一场睡眠——眼睛虽然没有合上,脑袋是睡了的,睡在空蒙里。但是,那个小人,那个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将细细的电线挂在脖子上,将一对耳塞塞在耳眼里的小女子突然唤醒了我。

  妈妈,你闭上眼睛听这首歌,然后告诉我你感觉到了什么?

  耳塞转移到我的一双耳朵眼里,我闭上眼睛。

  满耳的音乐,满世界的音乐,满脑子巨大的音乐声……

  先是清晰的风声刮过耳边——带着轻轻的惬意的啸叫的风声,我听得真切。我的身体离开了车子,一下子就进入了,进入了这一片风声。仿佛是被风吹起来的,又为了偕同这风的速度,我自然而然地张开双臂奔跑起来。我不再是塌陷在座位上的中年的我,我是一个游戏的孩童,欢快地伸展双臂奔跑,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穿越。不是那种布满荆棘的森林,是那种浩浩荡荡地长满绿色植物的森林。当我跑过,植物们就在我的面前驯顺地向两边分开一条坦途,让我无阻无碍地奔跑其间。我感觉得到它们绿色的凉爽,触摸得到在它们中间自由穿行的风。这源于轻声呼啸的风的奔跑一直没有停止,尽管耳机里传出的风声只是一啸而过,随后的音乐里再没有了明显的风的踪迹,但我感觉那风一直是存在的,在随后自由、欢快的旋律里。哦,不止是自由、欢快,还有些别的,但不管那是什么,都不影响张开的双臂要一直张着,不影响继续奔跑……

  后来,一曲终结了,那个小女子关掉了音乐,我孩童一样的奔跑嘎然而止。

  我把感觉到的说给她听。

  她问:音乐开始的时候,你听到风了吗?

  我答:听到了。

  她说,音乐里不是森林,是比森林更大更开阔的天空。风声一起,鸟的翅膀就张开了。

  她说,那是一首用日语演唱的歌,歌的名字叫《鸟之诗》。

  ——森林和天空。迎风展开的孩童的双臂和在风中飞翔的鸟的翅膀……

  鸟之诗,好美的音乐!我在黑暗中笑了。

  那一夜,在后来的路途上,我的感觉无端地敏锐起来。当窄窄的车灯刺破黑暗,我分明高度近视的眼睛一次次准确地分辨出了路两旁刷刷后退的植物左边是密密站立的剑杆芒,右边是密密站立的青玉米,还有矮树、荆棘……

  一路虫声鼓噪——那是乡野的大合唱的虫声,异常生动、悦耳。

  天哪,你想象不到有那么多的虫子!它们在夜色里恣意歌唱……

  一些带翅膀的夜虫在这盛夏的夜里飞,围绕着它们翅膀的风是热的。

  它们,也有一首很美的诗歌。

分享到:

相关新闻

我有话说

用户名:登录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并不表明东楚网立场。
Copyright ◎ 2006-20132017博彩白菜网址大全东楚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主 管:中共2017博彩白菜网址大全委宣传部 2017博彩白菜网址大全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 办:黄石日报传媒集团 电 话:0714-6516673
鄂B2-20090010-1 鄂新网备1101号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04 网站建议浏览分辨率 1024*768 手机版

2017免费博彩白菜大全